English
簡體   |   繁體   |   English   |  
減稅降費后,基層稅務局長郭興峰拜訪納稅人的一天

9月4日,上午8:30,武安的天氣有些悶熱,這座河北的鋼鐵城市空氣中彌漫著熟悉的味道。

郭興峰準備開始今天工作的第一項:拜訪一戶納稅人,這位納稅人屬于一般納稅人,納稅人在村邊經營一家做下水道井蓋的公司——武安是縣級市,很多企業都在農村里。

郭興峰,男,說虎背熊腰可能有些過分,但是一看就是一個典型的河北漢子,他是一位有著22年稅務征管經驗的稅務基層局局長。

2018年,郭興峰來到武安康二城分局當局長,他給自己立了一個目標:將轄區內的所有一般納稅人和部分的小規模納稅人都拜訪一次,他的轄區內有大約170戶一般納稅人和360戶小規模納稅人,截至9月4日,他已經拜訪了一百戶左右。

1997年,剛剛進入稅務系統的郭興峰,被分到了武安市最西邊的陽邑分局,在稅務系統里,他一呆就是22年,他曾經在武安市五個稅務所、分局履職,還曾在縣級市稅務局任職,2018年10月他來到了武安最東邊的康二城分局。

為什么要拜訪納稅人?郭興峰給的答案是了解納稅人的情況,做到“胸中有丘壑”,更重要的是將減稅降費的最新情況傳遞給納稅人。

面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中國正在進行一場減稅降費的行動,2019年《政府工作報告》提出,今年減稅降費的目標近2萬億元,而落實減稅降費政策的第一執行者,便是像郭興峰這樣的基層稅務人員。

稅務總局局長王軍近期在江蘇稅務部門調研時曾表示,各級稅務部門要研究推出更多務實便民管用的服務舉措,確保減稅降費政策措施落地見效。

郭興峰們,正處于這一行動的最前沿。

上午

9點20左右,顛簸了一路的郭興峰到了做下水道井蓋的公司。因為環保的問題,這家公司處于停產的狀態,寬闊的院子里,兩只狗懶洋洋的躺在樹下,如果不是側處的廠房,你可能想象不到這是一個工廠,而是一個農家大院。

進入廠里的郭興峰首先對該公司的負責人表示了來拜訪的目的,主要了解情況,講解減稅降費政策,了解生產經營情況。

“環保上出現了一點點程序上的問題,基本停產,現在正在處理。”公司的負責人解釋。

這是一個比較典型的中國北方農村企業,老板出身農村,趕上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大潮,開始創業,發展壯大,企業的產品甚至已經開始出口至歐洲等地。

接下來,郭興峰足足講了接近一個小時:包括納稅數據,以及減稅降費政策。郭興峰告訴這家企業,目前的減稅政策是什么以及他們可以享受哪些政策的情況。

進辦公室時,企業的負責人就給每人倒了一杯茶,但是直到離開辦公室,郭興峰都沒有動那杯茶,喝的都是自帶的水杯里的水。

離開辦公室后的郭興峰在這個已經停產的車間里走了一遍。“為什么走訪每一個納稅戶都要進車間?就是要看看,公司是不是真實生產的,防止企業出現那些虛開的問題”,離開后,郭興峰說道。

郭興峰嘴里的虛開,是指的虛開發票,這是國家嚴厲禁止和打擊的行為,公開資料顯示,7月底公安部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中,國家稅務總局稽查局局長郭曉林通報,2018年8月份以來,稅務部門共計查處虛開企業11.54萬戶,認定虛開發票639.33萬份,涉及稅額1129.85億元。

臨走的時候,郭興峰帶走了幾張表格,有幾張是企業的納稅數據,還有一張是走訪企業的調查表,這是郭興峰自己設計的表格,里面記錄著企業的基本情況以及對稅務服務的需求。

11點左右,郭興峰趕赴紫泉村,去實地了解養老保險的征繳情況,前一天下午,康二城鎮開會要求落實稅務部門征繳城鄉居民的養老保險。

11:30,當郭興峰來到紫泉村的村支部時,村支書和村里的會計已到現場。村支部辦公室簡陋,屋頂上電風扇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,風扇下的郭興峰與村支書正在討論養老保險收費的方式:哪些人要交養老保險?以及怎么交對村民更有益處?

郭興峰在路上時就已經在盤算這件事情,“村里集中收繳?村民自己去銀行繳納?又或者其他?”

村里的會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比如銀行會不會接受村民自己繳納?如果村里收繳后去銀行集中繳納,那打出來的單子是每個人的還是集體的一個單子?

郭興峰解答不了這些問題,他撥了相關銀行負責任的電話,兩次沒人接。“先不討論了,我直接去下銀行問下到底怎么繳納合適?”郭興峰離開了紫泉村。

12點左右,郭興峰來到了不遠處的公路邊的銀行,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,同時他也被咨詢了:銀行的稅務出現了一點小問題,個稅多繳了,該怎么辦?

郭興峰離開銀行的時候已經快12:30了,他要趕回單位吃午飯。郭興峰說今天是個好日子,每周只有這一天是吃包子,平常都吃面條。

下午

吃完飯的郭興峰回到辦公室給自己泡了一杯茶,用他的話說,喝茶可以提神。郭興峰下午有兩個會,還要去拜訪兩戶小規模納稅人,這是兩家個體戶,在靠近山邊一個更遠的村里。

郭興峰的康二城分局,管轄兩個鄉鎮和一個工業園區,分局坐落在兩村之間,外面一條不寬的馬路上塵土飛揚,來往的大車,顯示著這個鋼鐵城市的活力。

下午兩點,郭興峰召集了他的同事們,開了一個短暫的會議,這個會議主要是針對財政收入,在會上他安排了主要工作,比如調查財政收入、納稅滿意度等等。

3:30兩個會議結束,郭興峰回到局里,起身趕赴羅義北莊,拜訪那里的兩戶小規模納稅人,兩位納稅人所在地距離遙遠,車程接近一個小時。郭興峰趕到羅義北莊時,得知約好的一戶納稅人并沒有在,而是去其他地方開會去了。“有些習慣了,經常碰到人家出門了或者忙活其他去了,十次最少兩三次不在。”郭興峰表示。

這個村,有些像1990年代末東部的農村,幾乎都是平房,來往的車輛非常少,另一戶納稅人開了一個小超市,并且代理了一家運營商的寬帶、電話費業務。個體戶面對來訪的稅務人員還是有些緊張,不停的表示,就是給村里的人交寬帶費和電話費等等,只能負責這一個村。

這個小超市由三間房屋打通而成,連在一起的另外兩件房屋用作寬帶收費點,屋里沒有任何商業、商務的信息,有的一個不高的四方桌子,這是這一家人吃飯的桌子。

郭興峰和他的同事兩個人坐在了僅有的一個橫凳上,凳子矮、窄,郭興峰高、壯,坐在上面看起來有些憋。個體戶的負責人從里屋拿了一個馬扎,坐在了郭興峰的對面,聽郭興峰對國家對小規模納稅戶的各項減稅降費內容的介紹,這位個體戶聽的有些發懵,郭興峰也看出來了。

隨后,郭興峰又簡單講了國家的稅收優惠政策,并留下了幾份彩色的宣傳頁——這是郭興峰他們自己做的減稅降費的宣傳頁,而這幾份主要是針對小規模納稅人的——并準備起身離去。

臨走前,郭興峰給納稅人留下了自己的電話,又將這個納稅人拉到了他們的納稅服務群,他對著該納稅人說,有什么稅收問題,直接在群里咨詢,他們稅務部門有規定,在一定的時間內,必須要回答納稅人的咨詢,解決納稅人的問題。

走出這個超市的時候,夕陽灑在了門口的樹上,郭興峰看著村里穿透樹葉下的夕陽,呆了一下,自言自語了一句,嘟囔了一句:“自己感覺充實的一天又過去了”。

這個時候,已經是下午五點多了。

郭興峰再次拜訪納稅人要等到中秋節后了,這個燕趙漢子有著自己的細膩,“臨近過節,再去拜訪納稅人,難免會讓納稅人多想,等過完節。”

郭興峰這樣的人在有著八十萬員工的稅務部門里,只是一個點滴的縮影,身處最基層的他們,正在用他們的行動,傳遞著國家的每一項稅收政策,既要稅收保證運轉,又要貫徹落實減稅降費政策。

責任編輯:馬思超

版權所有:國家稅務總局

山东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