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簡體   |   繁體   |   English   |  

十一將至,國人旅游的熱情不斷高漲。從“網紅打卡”勝地到經典旅游景區,甚至是地區周邊游的熱度都持續火熱,而減稅降費紅利更是給紅火的旅游業“添柴加火”。

老弄堂的“坊間故事”

舊時光藏著舊故事,老弄堂裝著老上海。近年來,“田子坊”從一條不知名的尋常弄堂變成了中外游客追捧的“網紅打卡”勝地。

如今的田子坊,每天都接待著大批游客,人們漫步在石庫門建筑中間,探尋藏在老房子里的藝術作品,逛累了就坐下喝杯咖啡,品嘗世界各國的美食,仿佛時光交錯,老上海和新時代在這里奇妙地融合起來。與此同時,田子坊也是上海市中心微觀經濟主體最為活躍的街區之一,這些年國家一系列稅收政策激發了創新創業的活力。田子坊里,老弄堂的新主人有著新的“坊間故事”。

坊里的“乃源”畫廊,面積不算大,但藝術品豐富。主人俞乃群自我介紹,他本人就是一位以美術創作為生的藝術工作者,得益于田子坊的產業集聚效應,光顧“乃源”畫廊的行家不少,畫廊的經營規模穩步擴大。

“過去,像我們這種小本經營的商戶,很少主動跟政府部門打交道。我又只曉得畫畫,不懂什么稅收政策,也怕麻煩,有什么不明白的,只好鄰近幾家商鋪互相詢問一下,有些事就不了了之。”俞乃群說,“如今稅務部門的服務越來越貼近我們,今年國家推出很多減稅降費政策,稅務人員特別過來對我們經營文化產業的商戶宣傳調研,我知道的多了,也樂意主動去問了。”

他說,在調研中,他反映了畫廊銷售畫作開票難的問題,稅務人員立即給予具體詳細的輔導,為他梳理操作流程,很快便解決了問題,得以順利開票。“他們還向我推薦了稅務局的微信公眾號和網站,現在我足不出戶就能獲取各類稅收優惠政策的信息,既便捷又權威。”他說。

20世紀初,上海出現了描寫咖啡的竹枝詞,一些海派文人經常流連咖啡館,許多新思想、新文化就誕生于此。今天的上海,咖啡館數量在全國名列前茅,田子坊小小的弄堂里,就藏著十幾家咖啡館,走幾步就能聞到濃濃的咖啡香。

“做一杯口感好、味道好的咖啡,首先要選擇品質上乘的咖啡豆,注意烘焙時間,使用優質咖啡機,根據需要研磨不同粗細的咖啡粉,再加上純凈的好水。當然,這一切都需要專業的咖啡師來完成。”在田子坊里的明興咖啡館,老板馮祥興談起咖啡便如數家珍。他自豪地表示,自家的咖啡店始終秉持“保證一流質量、保持一級信譽”的經營理念,從原料采購到設備選擇、再到員工招聘,都嚴格把關,只為讓顧客喝到最好的咖啡。

不過他也坦言,這幾年由于原材料、租金和人工成本越漲越高,咖啡館一度陷入資金困境。今年起,隨著國家小微企業普惠性稅收政策的落地,令他覺得輕松許多,他算了一筆賬:“政策實行后,我們的銷售額沒達到增值稅的起征點,就不用繳稅了,個人所得稅也大幅降低。總的來說,一年能省將近4萬元呢,資金壓力減輕不小。”

據統計,今年上半年,黃浦區小微企業普惠性政策新增減稅1.74億元,其中,個體工商戶和民營企業成為最大受益群體,占全部減稅額近五成。千千萬萬小微企業的穩定發展是促進城市人口穩定就業的有力保障,減稅降費的春風吹到了田子坊,為這里眾多小商戶降低經營成本,減輕資金負擔,為人們在這個特大型城市中更好地生存發展提供了更充足的動力。

農家樂“樂起來”

貴安新區湖潮鄉車田村依山傍水、景色宜人。如今,這里正是旅游的旺季。即使在平時,這里仍是人山人海,從貴陽、安順等地前來游玩的游客絡繹不絕。雷艷宏是這里一家名為“小花溪農莊”的負責人。他現在每天都很開心,一方面是生意好了,另一方面是交的稅少了。

“以前,一個季度要交9000元增值稅,現在啊,一分錢都不用交了!”雷艷宏興奮地說道。原本,旅游旺季的到來,他還擔心,稅費會不會上漲,但沒想到的是,稅費竟下降了如此之多。

雷艷宏在車田村的農家樂已經有很多年了。此前,他的稅費是進行核定征收,核定征收金額是10萬元,按此計算,增值稅每季度要繳納9000元。

對于雷艷宏來說,這也算很大一筆開支了。他說,旺季的時候,這筆錢或許不算什么,但到了冬季,農家樂就進入了淡季,而農家樂同樣也要繳納這筆稅費。不過如今,增值稅起征點由月銷售額3萬元提高到了10萬元。對于小花溪農家樂來說,增值稅這一塊,基本不用再繳稅了。

“相當于一個季度就增加了近萬元的收入。”雷艷宏說。

一直以來,雷艷宏都有一個想法。他想把農家樂打造成為玫瑰園,只要游客進來,就能感受到自己被玫瑰花所圍繞。但一直以來,由于資金的關系,他的這個想法一直沒有實施。

現在,他可以放手去做了。“減稅降費政策真的好,現在我可以利用這部分錢對農家樂進行改造了。”他笑著說,農家樂的環境好了,自然會吸引更多的客人,而客人多了,自己的收入也會提高。

此外,他還表示,利用這筆少交的稅費,他還可以用來雇傭更多的工人,為解決周邊村民的就業問題提供一些自己的微薄力量。同時,自己還可以在菜品上進行改造,其目的也是吸引更多的游客到來。

據介紹,國家各項減稅降費政策的出爐,增強了農家樂老板們的信心,大家都沒有了后顧之憂,將精力更好得放在經營之上。

老潘的葡萄熟了

每到秋天,北京市大興區采育鎮上萬畝葡萄綠野飄香,成為北京市民休閑旅游“打卡”的地方。老潘也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時節,家里的葡萄園迎來了大豐收,紛至沓來的葡萄采摘客讓他忙得不亦樂乎。“老潘,您這生意這么好,不少賺錢吧?”客人打趣地問道。“哪里哪里,不過比以前可強多了,得虧國家政策越來越好,我們不用繳稅了,收入增加了,這葡萄種得越來越有盼頭!”老潘笑得合不攏嘴。

說起來,老潘種葡萄可有年頭了。1998年,老潘第一年種葡萄,那時國家的扶持政策不是太多,農業稅還沒退出歷史舞臺。5畝地的糧食和葡萄,老潘忙忙碌碌一年下來毛利潤不到2萬元錢,再去掉化肥、農藥等成本,細算下來他一年賺不了多少。每每聊起來,老潘總是感慨萬千:“我記著2006年以前,家里每年還得交公糧,當時一年得交90公斤麥子和70公斤棒子。那時候家里不富裕,家庭負擔重,我只盼著夠吃夠喝夠開銷就行了。后來公糧取消了,國家政策也越來越好,我們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。”老潘說的“取消公糧”,正是國家出臺的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惠農政策:全面取消農業稅,這結束了2600多年農民種地納稅的歷史,使老潘這樣的廣大農民從事農業生產的積極性一下子高漲起來。

給老潘帶來實惠的還不止這些。對農民專業合作社向本社成員銷售的農膜、種子、種苗、農藥、農機免征增值稅;直接用于采摘、觀光的種植、養殖、飼養的土地,免征城鎮土地使用稅;對金融機構農戶小額貸款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……趁著一系列稅收優惠政策的春風,老潘的葡萄種植園迎來了進一步發展。老潘將種植規模擴大到17畝,同時,充分利用稅收優惠政策,引進葡萄新品種,將傳統的自產自銷模式轉型為以采摘觀光為主的新型種植園模式,一年的收入從一年不足2萬元增長到近20萬元。

在采育鎮,像老潘這樣的葡萄種植戶有幾千戶,他們種植了全北京半數以上的葡萄。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以來,各類稅收優惠政策使他們真真切切地得到了實惠。手里的錢多了,種植戶在壯大葡萄種植產業的同時,實現傳統的種植業逐步轉型升級。如今,農家樂、采摘園不斷涌現,葡萄旅游文化節火熱舉辦……“稅務藍”行走在采育廣袤的田野中,為葡萄產業一路保駕護航,“老潘們”的日子必將過得越來越滋潤,越來越紅火,越來越有盼頭。

責任編輯:

版權所有:國家稅務總局

山东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